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人妻的命运
人妻的命运

人妻的命运

命运就是你能接受才能享受,无法接受命运的人,要么只有改变命运,要么只能在命运中消亡,已经无奈的接受这点的我,只能尽力的看开菲儿的牺牲,抓紧时间和娇妻享受着彼此的爱恋。
-  伤口终于复原。虽然有了电车上和旅馆内的种种不愉快,但之后的这一段毕竟是我和娇妻难得的独处时间,努力的遗忘那几个污点,我和菲儿的后两天温泉之旅,总的来说过得还算愉快。
-  温泉内娇妻尽力用香躯讨取我的欢心,哪怕是再难受的体位,只要是看到我舒爽的表情,菲儿都一定坚持要做完直到我发泄出来。
-  看着娇妻香汗琳琳的为了我如此努力奉献,本来在内心里积压着看到陈胖子和菲儿纵欲时的醋意与不满也全都烟消云散,因为我知道,菲儿从心里爱着的,还是我。
-  不过人生不是只有快乐,更准确来说,倒是遗憾和失望多了很多,在温泉之旅归来的第一天,菲儿就向我提出一个新的建议,为了我身体,最好最近一两天再找陈胖子做一次,避免每次到了临界点采取寻找魔法能量,这样容易一不小心永久性的损伤我的肉体。-
  本来我是万分不想这么快就将娇妻拱手送给那个丑陋的胖子,但是看到菲儿狭长美目里透着对我的关切,我又怎么真的忍心拒绝菲儿呢?无奈的点点头,没有说什么便答应了娇妻的请求。-
  不过出乎我们的预料,陈胖子接到菲儿的电话,居然借口太忙这次没办法来约会“哼,这个臭胖子,真的以为我给他几次好脸色就得意忘形了”菲儿倒竖着柳眉,小嘴撅着一个可爱的弧度,大概是她也没想到陈胖子居然抵住了自己美貌的诱惑,拒绝了自己。-
  “那……我们……以后再说吧”“不行,老公的身体要紧,不能每一次都开始溃烂才去找魔法能了,那样太危险了”菲儿撅着嘴唇否定了我延缓的提议,蓝色的眼瞳转了转,大概又想到了新主意“老公,走,直接去那个小饭店,我要看看那个死胖子究竟在干什么”菲儿这次似乎相当生气,大概在她的印象里,陈胖子完全就是她精致容姿和美妙体态的俘虏而已,居然这次敢这么轻易就拒绝了菲儿,让我的娇妻也心有些不甘。-
  “菲儿……你这……不是赌气吧……还是……你真的喜欢和他……”
-  “哼,喜欢你个头,去死吧老公,臭老公,坏老公,你去死好了,菲儿再也不理你了”菲儿被我这句话有些激怒,抓起枕头直接扔向我,转眼扭过粉脸再也不看我到了这时我才知道自己闯祸误会了菲儿的意思,赶忙陪着笑脸在后面拥住娇妻,直到趴在菲儿的耳边连说了五十次我爱你,这才换来菲儿的笑容,用粉拳轻捶了我一下算作了原谅我。-
  好容易算是安抚了菲儿,我们夫妻二人又做起了准备,为了让我更好地接受魔法能,菲儿准备了一个特殊的小镜子,方便她和陈胖子万一在一些不方便进入的密闭空间做的时候我也可以直接观察,因为菲儿说只有我亲眼看见她和目标人物做爱时候才能更好的让她把魔法能传递过来老实说和妻子做着她要去和别人偷情的准备,这种感觉还真是让我心理怪怪的,也许是觉察出我内心的郁闷,菲儿趁着我不注意吧唧一口亲了我一下,背着雪白的小手,微微弯下腰媚笑着“亲老公,亲主人,菲儿呢,最喜欢的就是老公你了哦,为了老公你,无论什么事情菲儿都会去做的,所以老公,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和菲儿永远,永远的在一起哦”看着娇妻的樱唇内念出的透着浓浓爱意的文字,我再也无法计较菲儿,缓缓起身将美丽的娇妻拥入怀中,此刻的我,只想完全的吻住菲儿的那娇嫩的唇瓣,尽情的吮吸娇妻美舌上的温存……-
  掩盖下不甘,鼓足勇气,终于和菲儿来到了那个久违的小饭店,不过进了店门,有那么一瞬间还真觉得陈胖子没说错嘈杂的人群将小店挤的满满腾腾,大概是生意好的实在不得了,一向为人不算慷慨的陈胖子都把空调点开,否则这个天气下这么多人挤在一个小店里,估计还没等饭菜上桌大家已经窒息过去了。-
  难得我常坐的那个桌子客人刚下桌子,空出了位置,拉着菲儿坐了过去,居然等了四五分钟,忙得团团转的陈胖子还没有发现我们这对“新客人”菲儿终于等的不耐烦了,在一次陈胖子忙着上菜的时候,猛地娇咳一声,倒吓的陈胖子差点把盘子扔翻了。
-  “啊……怎么……妃菲……啊……怎么是你……”-
  陈胖子一开始还不明所以,一看到居然是美貌的菲儿坐在一边带着微微的怒意看着自己,脱口而出叫出了娇妻的名字,不过恍然又看到一旁的我,不禁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毕竟当着我的面上,菲儿可是和陈胖子没说过话的,他在菲儿老公面前用这么亲热的方式叫起了菲儿的名字,在社会打拼时间久了的陈胖子心理也是一阵突突的,生怕我品出其中的怪异。-
  楞了那么三五秒,看到我除了脸色有些发暗似乎没有深究刚才的失言,陈胖子这才脸上用肥肉堆出了笑容,一边将菜递给旁的桌子上的食客,一边向我打着招呼“哎呀,陈老弟,有段时间没来了,怎么今天有空啊。”
-  “啊,刚出差,才回来”看着我不冷不热的回一句,大概是心虚的缘故,陈胖子偷瞄了一眼一旁的菲儿,又赶忙对我说到“那个……陈老弟,今天我这还真是忙啊,哈哈,不知道陈老弟今天要什么?”
-  “还是老样子吧”“好,好,那我马上到后面准备去”今天的陈胖子对我分外的殷勤,点头哈腰的招呼了几句,自己赶忙奔向了后面的厨房按照我以前喜欢的菜式准备去了,其实他并不知道,我脸色发暗只是肉身正常的退化而已,虽然上次吸收魔法能之后还没到肉身腐烂的程度,不过今天早上一醒来菲儿就发觉我的皮肤开始变得灰暗了,那是肉身消耗完灵能预备腐败的前兆。-
  看着陈胖子略有狼狈的退场,菲儿露出了个鄙夷的笑容,扭过头看了看,似乎媚眼里诉说着抱歉,将小包递给了我,而后抬起美臀,迈着长腿也跟了过去。-
  我深呼了一口气,内心传来阵阵绞痛,又要迎接那个耻辱性的场面,我却不得不接受,不过我已经没时间哀叹命运了,娇妻为了我才付出这一切,我只能鼓足勇气,像个男人一样将它全部承受,估摸着菲儿已经到了预定的步骤,我也从小包里摸出了平面镜,跟了过去。-
  陈胖子的小饭店,外厅是小包间和散客的位置,里面经过一个拐角就是厨房和卫生间,这也是一般小饭店常有的布局,走过了拐角,发现里面只有一个厨师和一个服务员在忙,比往常饭店里少了个人,也难怪陈胖子一个跑外勤的小老板也不得不亲自上阵了,实在忙不开了。-
  不过眼看着厨房里服务员和厨师忙的要死,却不见陈胖子和菲儿的踪影,正想着菲儿去哪了,忽然听到厕所里一阵响动,我明白了什么,紧走几步也进了厕所间,果然两个厕所隔间里,有一个已经上了锁,我急忙进了另一个隔间,也上了锁,一边偷听着一边伸出平面镜,预备观察里面的情况“哼哼,陈哥还真是无情呢,真的忘记了菲儿?”
-  厕所隔间的另一边响起了菲儿刻意压低的媚声,果然两人是在这里,我暗想自己猜的不错,借着隔间贴着墙的的缝隙,用反光的平面镜看清了另一面。
-  菲儿今天故意穿的很诱惑,上身是无袖的黑纱开衫,微微露出了黑色的蕾丝乳罩,下身是紧绷的热裤和黑色长丝袜,连优美的足弓上套着的都是一双黑色超高跟凉鞋,一身的黑色反衬着暂白的藕臂粉脸,更显得娇妻冰雪迷人。
-  娇妻此刻正用纤细雪白的小手在陈胖子的胸前慢慢的画着圈圈,涂着红色唇膏的丰唇不住吐着诱惑的气息,似在嗔怪陈胖子的无情,却实则在挑逗陈胖子内心深处的兽欲。
-  “不……不是啊……妃菲……我这不是忙么……”-
  回答着菲儿的问责,陈胖子的胖脸上泌出一阵大汗,不过一双胖手倒是没有老实,直接摸到了菲儿黑色热裤裹住的美臀上,不安分的探寻着。-
  “哼,不就是多几个客人么,就这样就把妃菲忘记了?”
-  “呵呵,妃菲,我也是没办法啊,这个店要是活不下去,我连吃饭都是问题的”“不要听不要听,我才不想听,就会找这些理由来糊弄妃菲”菲儿故意的无理取闹,反倒让陈胖子心理一阵痒痒的,有时候打情骂俏反倒比直接的肉欲刺激更能让一个人兴奋,不过在隔壁观察的我看来,娇妻的这种主动调情似的对话对我来说句句都似利剑插入心脏一般难受大概觉得菲儿的声音有些大,陈胖子赶忙拥住菲儿用大手堵住娇妻的小嘴哀求道“妃菲,小声点啊,厨房里还有厨师在呢,再说,你……你老公……”-
  “哼,是不是怕了我老公啊?”-
  “不……不是……我只是怕他看见了咱们俩……这样……”
-  “呼呼,没关系哦,我老公在外面不会进来的,呐……主人……想不想和妃菲做呢?”-
  菲儿粉脸有些微红,大概是也知道我可能在一旁看着,不过还是用起了魅惑的音调,主动用起了“主人“这个称呼,引诱着拥住自己娇躯的矮胖男人完全按照自己设定的步调思考“这……这里?……怕不行吧?”
-  陈胖子被菲儿的魅惑已经迷住了七八分心神,可是在嘴里仍然在挣扎着抗拒,不过透过那个平面镜的反射,我也知道陈胖子绝对逃不出娇妻美貌的诱惑,彻底的向菲儿的引诱投降也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哼哼,不行吗?那里为什么会硬了呢?”-
  菲儿狭长的美目看的陈胖子有点自行惭秽,趁着他低头不敢抬眼的功夫,娇妻雪白的小手忽然拨开了陈胖子的大裤衩,直接一把抓住了那只粗短的阴茎急速套弄了几下“呼呼,主人还说,这里不是已经硬了吗?”-
  “哦……妃菲……别……”
-  还没等陈胖子将这一声气息感叹完毕,忽然菲儿直接用小嘴贴了上去,主动与陈胖子舌吻起来看到菲儿愈加的主动,我此刻心里慢慢的混杂着奇妙的感觉,一方面心疼于娇妻的奉献,一方面又对菲儿与陈胖子之间淫靡的调情心动不已,习惯性的一只手有深入了裆下,又一次的看着娇妻与别的男人狎戏的时候开始了手淫。-
  “唔……滋……嗯……”
-  两人火热的鼻息纠缠在一起,舌尖不住的互相挑逗嬉戏,菲儿娇嫩的唇瓣紧紧的贴住陈胖子的大嘴,与他肆无忌惮互递口水,似乎彻底忘却了就在不到1米的地方,自己的丈夫还在拿着平面镜观察着这一切。
-  “啊……主人……我……身体好热……”
-  菲儿让出了娇唇,娇喘微微的滴着媚眼望向了陈胖子,情欲被彻底撩拨到极致的矮胖男人此时也顾不得许多了,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直接用一只胖手搬起菲儿的丝袜美腿半抬在空中,自己从裤衩里掏出肉棒在菲儿面前晃了晃,就直接向前用肥硕的身体紧紧靠住菲儿软腻的香躯,肉棒猛地抵住了菲儿美妙的蝴蝶蜜穴口菲儿的小嘴里呼着热气扑打在陈胖子的胖脸上,嗅着娇妻香甜的呼兰之气,陈胖子也是兴奋的胖脸通红,额头开始冒出了不少臭汗,大概稳了稳心神,低声说了句“我来了”之后,就直接在我的面前,又一次将那具粗短丑物顶入了菲儿的紧凑的蜜道内“啊……主人的……进来了……”
-  听到菲儿的媚声,我的肉棒被刺激的又大了一圈,我内心也开始憎恶起自己的变态,居然看见菲儿被人侵犯也开始了兴奋,但是多次亲临现场的麻木换来的就是这样的结果,即便我内心抗拒着这样的行为,下体仍然处在硬直的状态,本能的反应高过了灵魂的感受,这对于我,也许是一件最悲哀的事情吧。-
  “唔……妃菲……怎么什么时候……你的那里都那么紧……”
-  努力压低着声音,将欲望的粗喘变成了一声声的低叹,陈胖子在距离我不到一米的地方,又开始面对面的捧着我美丽娇妻的一条美腿,用那只粗短的肉棒在菲儿蜜道里挺动起来仅用一直美腿支撑住身体的菲儿有些辛苦,雪白的脸上不一会伴随着低声的呻吟就开始分泌出层层的香汗,开衫中间早已经被陈胖子的大手拨乱,那只肮脏的胖手突破了衣料的防御之后,就开始肆意猥亵着菲儿坚挺饱满的巨乳,让那美丽的双峰在自己手里变换出任意的形状。-
  “啊……别……这么摸……”
-  “哈哈,妃菲……嗯……这么摸……你才出水啊……我发现……每次摸你的乳房……你都容易出水”菲儿与陈胖子的交合处不过抽插了百十来下,咕叽咕叽的水声就已经清晰可闻,菲儿的身体一向敏感,实际上何止抚摸乳房,即使单纯抚慰大腿,美背,耳垂,甚至长及细腰的黑发,菲儿的下体都会不自觉地流出清澈的欲望汁液,菲儿就是这样的敏感体质。
-  菲儿两只粉臂已经绕到陈胖子粗胖的脖颈后交缠住,权作固定身体之用,听到陈胖子的调笑,菲儿修长的媚眼半眯着,小嘴里还做着最后的挣扎“才……才不是……妃菲的水……一点也不多……啊……”
-  似乎有意的用行动反驳着菲儿的话,陈胖子忽然用肉棒狠狠的顶了一下菲儿的蜜道,伴随着一声清晰的咕叽声,菲儿一声抑制不住的悠长媚叫,直接将身体瘫软进陈胖子的怀里“哈哈哈,还说水不多么?”-
  陈胖子吻了一下娇妻的侧颜,得意洋洋的一面抽插着菲儿的蜜穴,一面调侃戏谑着菲儿的自尊。-
  拿着反光镜的手已经微微在抖,不知是这份耻辱的愤怒还是下体兴奋地传递,我心理此刻被两种矛盾的感情纠结着,撕扯着,好似我已经不再是我了,一个别的什么东西占据了我的躯壳,带着一丝津津有味的态度在咀嚼着娇妻与别的男人之间的淫靡。
-  隔壁间的浪声吟叫愈发的响了,凌乱的鼻息,粗重的喘息,舒泄的叹气,娇妻魅惑带着一丝羞涩的低吟,这些原本是我耻辱证据的符号此刻却化作了兴奋剂,被我嗅入鼻腔里,它是裹杂着菲儿淫液的甜腥味道,刺激着我下身原始欲望的味道,撸弄自己肉棒的那只手已经明显感觉到了自己肉棒流出的前列腺液,自己娇妻与别人的大战,居然也让我如此的兴奋。
-  “嗯……啊……妃菲……你……好紧……”-
  “啊……主人……轻一点……请……轻一点……啊……好……好棒……好舒服……”-
  菲儿躲在陈胖子的怀里,无力的在空气中拍打着被陈胖子抬在手里有着优美曲线的小腿,瞪着黑色高跟凉鞋的美足的脚趾也开始微微蹦起,娇俏可人的隔着黑色薄丝袜在向我诉说着菲儿的渐渐撩起的情欲。
-  穿着黑丝的娇妻还在被陈胖子搂在怀里,抬起美腿肆意插弄的时候,忽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还没等厕所里三人反应过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咣……咣……咣……”
-  “谁在厕所里啊,怎么这么半天还不出来……”
-  一个大妈级的声音响起,吓得菲儿和陈胖子互相拥簇着却不敢说话,但是陈胖子的肉棒并不老实,仍然在有意无意的在菲儿的蜜穴里慢慢挺动着,可怜的娇妻只能强压住娇喘,不敢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  菲儿涨红着俏脸,修长的媚眼里滴着欲望的诱惑看着眼前的矮胖男人,朱唇微颤,似在请求着对方不要再继续蹂躏自己的娇嫩敏感的下体,可是陈胖子却一脸坏笑,带着一股恶意的兴奋,继续用肉棒搅拌着蜜汁在菲儿的密道里兴风作浪,可恶的胖子,难道你就不怕被发现么?
-  “这什么味道啊,里面还没好么?”
-  大妈似乎嗅出了不同寻常的味道,一个劲的催促着,但是无论我还是菲尔他们,当然都不会回答这个大妈。
-  门外又敲了几声,看到厕所里没有反应,着急的大妈只好生气了的嘟囔了一句什么便急匆匆的奔向外面寻起了厕所。-
  听到渐远的脚步声,菲儿和陈胖子几乎同时叹出了放松,菲儿狭长的美目带着嗔怪,绕到陈胖子脖颈后的小手拍了一下他的大胖脑袋,一面承受着陈胖子持续的挺动一面小声责怪道“坏主人……啊……居然……这么欺负……妃菲”“呵呵……啊……妃菲……你夹得好紧……可是……刚才……妃菲……你不也兴奋了么?……瞧你下面的水……比刚才又多了不少啊……”
-  “别……别说了……啊……”-
  陈胖子放佛证明着什么,又一阵加速的挺动,咕叽咕叽的水声愈发响亮的嘲弄着菲儿,也似在嘲弄偷窥的我,忽然菲儿一阵悠长的低吟,被这媚声刺激,我加速套弄了几下肉棒,在娇妻被人凌辱的隔壁,射出了自己的浊精。-
  又一次的看着自己娇妻和别的男人交配手淫射精,一阵耻辱感笼住我的心头久久也散不去,隔壁却不会感受到我的心境,无论陈胖子还是菲儿,此刻的喘息声愈发的凌乱混杂,代表两人全然进入了情欲迸发的最后阶段。
-  “啊……主人……主人……啊……菲儿……菲儿要去了……啊……射进来……一起……去吧……”
-  菲儿感觉到了陈胖子的炙热,收紧黑丝美腿,用漂亮粉嫩的蝴蝶穴口死命的夹住陈胖子的阴茎根部,美目垂滴,朱唇张翕,吐着欲望的气息,喘着淫靡的节拍,这一切,都是为了诱惑眼前矮胖的丑男人用他的精液玷污自己的子宫,以此榨取魔法能量供给自己的丈夫。-
  陈胖子此刻兴奋的也说不出什么,咬紧牙关,死瞪着一双老鼠眼,下体拼命的向上挺动,丝毫不顾及菲儿的感受,只想着快点宣泄自己丑陋的兽欲,好好用精液灌满自己娇妻那紧密的腔道“啊……啊……好……烫……好……热……啊……啊……来了……啊……啊……”-
  菲儿一阵急促凌乱的媚声,已经完全不顾上是否被人听见,随着陈胖子重重的向上挺腰,菲儿被抬起美腿上的美足脚趾聚拢,优美的足弓紧紧的绷成一条线,哗啦一声,大股的淫液倾泻而出,即使有陈胖子粗粗的阴茎挡住穴口,仍然抑制不住淫水四溅的淫靡景象隔壁间内,陈胖子搂着菲儿,肥硕的屁股一阵阵快速的蠕动,带着睾丸的收缩,用肉棒直直的把滚烫的精液尽数射入了菲儿紧凑泥泞的蜜道内……-
  我又一次不得不看着自己的娇妻在自己面前被别的男人中出了……
-  趁着两人歇息,菲儿榨取完魔法能的空隙,转化灵能成功后我偷偷的离开了厕所,返回了餐桌上,紧扒了几口上好的菜,慢慢等待着娇妻和那个恶心的胖子回来。-
  店里的人依旧不算少,不一会菲儿慢慢走回了桌子旁,大概是陈胖子的动作太激烈了,菲儿坐下时候明显皱着柳眉露出不适的表情。-
  “老公……我……回来了……”-
  菲儿知道刚才自己和陈胖子淫荡的一幕都被我看在眼里,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菲儿红潮没有褪尽的脸上还是布满了尴尬。-
  不一会看到陈胖子得意洋洋的从后厨走了出来,那张胖脸充满着占有菲儿后的满足感,征服感,越看心里火越大,直接挣脱了菲儿拉住的滑嫩小手,一气出了饭店直接回家……-
  后面跟上的,只是菲儿带着哭腔的祈求声和散乱的高跟鞋声……
-  那之后的几天心都是空空的,最近一段时间,我有点不知道面对菲儿了,也不知道对她是什么心思,整日里浑浑噩噩,想一想思考我们的未来,又每次都不知道该如何去想。-
  大概菲儿也察觉到自从温泉旅馆以来我的心越来越乱,所以总是变着法的讨好取悦我,但是吃着娇妻可口的饭菜,享受着菲儿在床上的极致妩媚,我仍然还还是无法挣脱忧愁的锁链,反倒让这具绳索越困越紧。唯一还不需要担心的是,由于最近吸收的魔法能比较多,菲儿这几天是完全不用再去找那个什么陈胖子了,否则我怕是真要发疯了。
-  “老公,今天想吃点什么?”
-  早晨醒来,菲儿拥着我甜腻的询问着,看着娇妻媚态怡人的靠在我怀里撒着娇,我心里一阵小小的幸福感,不过还没等回话,一个刺耳的电话声响起了菲儿神色有些慌张,不过还是摁了自己手机的通话键,原来是打给菲儿的,我正疑惑电话的来源,没想到娇妻的对话差点让我肺都气炸了“主……主人……早晨好……”
-  居然是哪个该死的陈胖子,他这么早就来打电话过来骚扰菲儿么?不过他是什么时候知道菲儿的手机号的?还没等我想清楚这个问题,那边菲儿又开始紧咬着嘴唇,努力压低声音和陈胖子说着不堪入耳的情话“嗯……他出差了……不在……”-
  “啊……不行呢……妃菲……那个来了……”
-  “是啊……妃菲……也……想……主人的……肉棒……”-
  “不要……主人……好害羞……”-
  我脸上已经开始愤怒到抽搐,菲儿似乎也察觉到了旁边的火山,用修长的媚眼哀求着我忍一忍,小嘴却继续说着让我妒火中烧的淫词“嗯,那次……那么搞妃菲……好舒服……”
-  “是啊……主人好棒的……妃菲最喜欢了……”
-  “妃菲的小洞……本来就是……主人的……”-
  实在听不下去了,我强压住想一把摔掉菲儿手机的冲动,但还是推开娇妻翻身下床,简单套了衣裤,直接出了门。即便菲儿加速了语气想要结束那场淫乱手机通话,仍然没有拦阻到我出了门闲逛,脑子里开始乱成一锅粥,时间已臻九月,天气终于不是那么热了,这时我才想起来,看来我过不了几天就该上班了。家里的钱似乎都不多了。-
  不过现在比起钱,更让我感到烦躁的是我和菲儿的关系,我心理也明知道,菲儿现在所做的一切,不外乎是为了帮助我维系肉身,今天早上的淫乱电话,也不过是稳住陈胖子的不得已之计,但是,但是我就是冷静不下来,天底下也没有哪个男人看到自己的老婆在自己身边和别的男人淫语调情能冷静下来的吧。-
  心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每次看到菲儿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我都要怀疑菲儿是演戏还是来真的,这种痛苦的折磨让我一天天的意志消沉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结局。-
  大概一个上午,我几乎都花在想这些事情上,不知不觉肚子都有点饿了,摸摸兜里,居然跑出来连钱都没带什么,只有家里的钥匙。
-  不过好在还有家里的钥匙,否则这时候连个去处都没有,虽然回去可能见到菲儿还有些尴尬,但是想了想,还是回去吧,难道还能从此不见娇妻么终于忐忑不安的回到了家,进了门发现菲儿居然不在家,玄关处的鞋架上是写满菲儿娟秀的字迹的一张便条,大意是告诉我她去找我了,让我回来以后联系她看来菲儿还是在乎我的,心里一阵感动,也觉得自己生气有些多余,既然被魔神还阳,就应该代表自己接受了这个条件,菲儿都还没有说什么,自己却一次次的乱发火,太不应该了。
-  带着歉意摸到了手机,刚想拨电话,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谁啊?”
-  我答应了一声就拉开了门,这个城市不是我的家乡,我既不怎么和邻居来往,朋友同学亲戚什么的也不算太多,很奇怪这样一个日子里也会有人来拜访我。
-  推开门,一个我既熟悉又陌生的倩影立在我眼前,等到我脑袋里浮出这个倩影主人的名字时候,嘴巴居然打着结,话都说不利索了“小……小若?”-
  小若,这是我当年对我初恋女友的爱称,她真正的全部名字,应该是萧雅若。-
  “呵呵,你好啊,陈方”萧雅若杏眼里含着笑,透着一股成熟的风韵,是啊,毕竟她只比我小两岁,今年也已然二十五六了。不过现在的她,可比我们分手那时候还要漂亮了。-
  原本因为混血血统的金发此时被漂亮的打成了向左偏成一绺的卷发,透着淡紫色的眼瞳虽然带上了几分隐隐的憔悴,但是被一双大杏眼含住后还是那么的迷人。高挺秀气的鼻梁,丰度适中的唇瓣,大概论容貌,萧雅若也只比菲儿逊色一两分,堪称超级大美女了。
-  不过胸前的一对爆乳却丝毫不让菲儿,尤其被白色的职业套裙装裹住后更显得欲盖弥彰,更显得怒峰挺拔,分外妖娆。-
  蜂腰翘臀的下面是优美有致的长腿,套着黑丝长筒袜,一双美脚全都被隐藏进了黑色高跟鞋里,但是这样的掩饰反倒让人蠢蠢欲动,这么多年不见,雅若的清纯虽然不似从前,但是性感却愈演愈烈,可以说到了大街上绝对是让任何男人都忍不住想看第二眼,第三眼的勾魂尤物。
-  被我打量的时间有点长,萧雅若倒是有些不太好意思,雪白的粉脸上染上了一点娇红,小嘴开始嗔怪了我一句“别一直盯着人家看啊,真不好意思,又不是没看过”这熟悉的一颦一笑一下激起了我的回忆,学校旁的湖边,浓密的树林里,大学附近的小旅馆,无人的图书室,我和小若的种种经历如同过马灯一样在我眼前走了一遍,那份第一次牵手的悸动,第一次接吻的兴奋,第一次交合的疯狂,混杂在一起,在我心里渐渐涌出,让我品味着百般不同的滋味。-
  “怎么?不请我进去么?”
-  萧雅若站在门外好长时间了,看着我一直不语,发着轻快的笑声开始询问“啊……当然……当然……”
-  我有些尴尬的将萧雅若迎进了自己的家,此刻的我,也许并不知道,就是这个动作,让我以后的人生齿轮再一次发生了转变,改变了它的转动速度,把我带入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里去了。-
  菲儿也许还在我我外面寻找着我,但是我在自己的家里,看着萧雅若的粉脸,似乎,也想着寻找起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