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晓晴的处女
晓晴的处女
晓晴在脸上一层层抹匀化妆水、乳液、面霜,刚淋浴过的胴体散发着柑桔般的甜香。两点多,早该是睡觉的时间,明早九点口腔解瓿学是不能翘的;但她凝注着梳妆镜里泛红晕的娇颜,毕竟还是按捺不住欲望,走去启动书桌上的电脑,拨接上网,连线到豆豆情色文学及大台湾情色贴图区。

  从十岁初潮开始,晓晴就知道自己的下体非常敏感,行走摩摩擦擦卫生棉不织布的表面,酸麻的感觉就会自阴部延烧到下腹,粘稠的汁液涌出与经血相和,即使频繁汰用新的棉块,还是常常连底裤都波及,不得不在书包里藏一条新三角裤,随时可以更换。

  比健康教育课本上的正常年龄早来三年,又有分泌异常旺盛的体质,胸部也快速发育……年幼的晓晴因此认为自己身体十分好色,感觉极度可耻。她不明白一向乖巧,怎么会拥有这种妓女的天份!但不敢告诉妈妈。

  于是,很长的时间,她所有的零用钱都花在卫生用品上,回家不搭公车,向路程中每一家便利商店购买,为了避人耳目,从不重复到同一家店,为了怕被嘲笑,从不挑拣,摩黛丝厚片、妈妈型的高腰包臀内裤、没有尺寸差别的学生型内衣,她总是付过帐就跑。

  没有钱吃午餐的结果,带来肠胃溃疡,也酿就一副虽然胸脯饱满,却仍显的骨感纤细的体型,廿一岁的今天看来,搭上小小的瓜子脸,很有几分中国古典美人的姿态。

  不比当年生涩,而今晓晴在选购内衣裤已是娴熟而落落大方,与婉约的外表相违,她偏好性感的欧美进口产品,像现在身上的肉色的一套,就是晚上在试穿时,她很满意专柜小姐彷若要喷出火来的眼光才买下的。

  从全罩杯下缘开始有玫瑰蕾丝襄边,向上延展到肩带肩胛骨的部位,高高托起D-Cup 的乳房,弹性蕾丝的丁字裤微露出三两阴毛。晓晴想到小姐在为她调整时,还有意无意的抚弄她左侧的乳头,让她两侧的蓓蕾在瞬间都硬了起来,连下面的甬道都有点湿了!还好擅于用冷淡掩饰情绪,漠然甚至略有不悦的神色没有被看出端倪,反而是小姐心虚,仓皇的说一堆赞赏身材的话,真是好笑极了。

  思绪至此,情欲再难压抑,晓晴取来刚刚擦身的大浴巾垫在臀下,折出隆起的小山脊卡在胯间,点读奥丁的大作《恶(20)》,另一个视窗,选了金斯猫前后洞同时被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的套图。

  她把双腿紧紧并拢,夹住左手,彷若被挟持,右手敲键盘Page Down 键,屁股上上下下摆动,隔着重重肉压迫阴唇里的花蒂,她感觉到它肿了起来、立了起来,来回挤弄,电极般的颤栗往甬道内传,蜜水如信泉,在快感上达脑部时狂涌而出。

  体内犹虚,她拆下扎住长发的麻花绳来缚脚,交叉的双腿使狭缝更为紧滞,萤幕上手腕粗细的阳具把龟头往内探,大大撑开唇瓣,然后,暴露的青筋擦过膣壁,濡湿浸润了炮身,嫩肉包缠着炮管蠕动,吮吻马眼。

  阳具不再顾念重重皱壁牵绊,急速冲过,撞击上G点。“啊嗯……”晓晴呻吟着,右手隔着胸罩揉动起红潮的乳房,拧捏挺硬的乳蕾,她感觉到底下的肉棒缓缓磨人的往外抽离,回旋画圈,没有一个角落不受刺激,没有一处不连续强烈的收缩。

  这么进出数十回,浑身火烫,神智也迷离了,阳具却开始粗暴顶撞,她不觉把双手分扶在电脑桌两角,噘起圆翘的臀,摆出母狗的姿势,接受高频的抽插,活塞混乱的撞击子宫颈口,椅子吱疙不止,花径痉挛。比先前多数倍的蜜水源源不绝泄出,整个脑袋空白一片。

  轻喘许久,晓晴拿起红色笔在月历上画了个小太阳,编号756 ,处女的第七百五十六号高潮。

  换上棉质底裤,半裸着伏在丝被上入睡。

  晓晴的生活习惯好得出奇,在预定的时间起床,一面洗脸一面按摩,用医师指导的标准方式刷牙,严谨而自律。

  盥洗后套上短袖贴身卫生衣,身段在白色亵衣包裹下,山峦起伏,但密不透风;再套上七分袖米色唐衫,藏青色麻长裤,好整以暇梳整长发时,露出一小截如玉白皙的手。

  她喜欢清清爽爽入睡,又不希望敏感的身躯与床褥太直接接触,所以改变了幼时的习惯,多穿上内衣底裤,不再全裸。庆幸家境小康,晓晴从小就有自己的房间,父母虽然教严但极尊重孩子,进房会敲门……否则,保守的妈妈如果知道女儿的异常行径,一定是会疯掉的吧!

  然而还是有人闯进房过,那是长她一岁多的哥哥。

  十七岁的夏日(淫色淫色4567Q.COM)午夜,晓晴从梦中被某种碰触唤醒。虽然自慰经验丰富,隔着衣物用被巾搓搓就已经每每让她达到极限,她不需要,也不想要动手,这是她抗拒淫荡本性的最后坚持。因而当模糊的意识判断出下体的陌生感觉,来自有人手指的擅自蹂躏,不禁惊诧的苏醒。

  没有贸然睁开眼,脑中升起的第一个念头是:怎么会没有快感呢?不但没有那种难捺的晕眩,还深感受到侵犯!拥有被卫生棉摩擦就湿了的体质的人,怎么会这样?……也许,自己并没有原来所认定的下贱?

  她决定静默的实验,不动声色继续平稳和缓的呼吸,脑袋净空,知觉集中在下半身。

  隔开一层棉,她可以感觉那是属于男性的粗糙手指,指节长,指纹粗,像摁电铃一样,准确的对着该是阴蒂的位置一压一放,面积更宽大的一指,在唇瓣上左三圈、右三圈,固执的重复动作。

  甬道口毕竟渗出分泌液,浸润了裤底和蠢蠢欲动的入侵者,趐痒但还不致引起欲望的地步,晓晴开心于自己的贞节,嘴角撩起一抹笑意,看在上下其手的男人眼里,几近赤条条的女性胴体溢出略带猩膻的处女花蜜,无意识的扭动和秀艳的巧笑欠兮,实在是太过诱惑了!

  他移开恋恋不舍的手到嘴边舔嗅,一面用另一只手把住早抬头变硬的分身,一向深眠的妹妹醒来之前,先打一炮再说。

  她也不是不愿的吗!内裤都拧得出水了,妈妈式的妇人款式,包住小妹不大但挺翘的屁股,湿掉半透明的布料,掩不住繁密的茅草,狭缝隐约可见。比起女朋友系着蝴蝶结的紫色性感三角裤当然是差一些,不过,躺着也不塌扁的圆润乳房,即使包在肉色没有支撑的胸罩,仍绝对可以弥补所有的缺点。

  总算是至亲,他就在裤裆里作业,比一般略长的炮身胜在表面惊人贲起的青筋,和偏腹面位置奇特的巨大龟头,女朋友总是在从后背插入时被刺激到G点而高潮不迭。

  晓晴虽然悄悄撑开一丝眼帘,看见眼前的男人是哥哥,但没有透视眼能看到运动裤内风光,好拿来跟情色贴图比较,有些惋惜,只能偶尔瞅两眼他两腿间撑起的帐棚,想象他右手熟练快速的动作。

  她突然急切起来,眼前兄长自渎的画面使身体童叟无欺的起反应,胯间水开始以潺潺不断之势流出,阴核与唇上被哥哥左手手指加重力道压挤推按的映象,更让她骚乱。

  她以为自己理智再也按捺不住的那一刻,魔爪离开往他自己身上去,她用眼角光偷看,兄长双手一内一外在股间搓,很急很急,压抑着呻吟忍不住鼻息……“啊喝!”他喉头低吼,她闻到一股浓烈骚臭,十数秒之后,她感觉到哥哥双手停止了动作,一定是射过精了,在她的床缘。

  对女人有些了解的哥哥,发泄过后恢复敏锐的思维,审视从头到尾彷佛沉睡春梦间的妹妹。“晓晴?”推推她肩膀。

  没有反应。

  温婉但严肃的妹妹如果知道受侵犯,不会那么安静,他想着,她一定也不会知道她自己有放浪的身体;万一她真的没在睡,也不会敢跟什么人嘴碎的。于是他离开她的房间,行走时落下点滴白乳。

  晓晴爬起床擦拭兄长遗落的种子,觉察到那股臭味深刻催晴,忍不住在椅子上焚烧了两次。

  从此,她习惯锁上门,再去会周公。